举报文档 收藏
/40
帮帮创意 > 其他文档 > 腦為一身之主 從[艾羅補腦汁] 看近代中國身體觀的變化.pdf

腦為一身之主 從[艾羅補腦汁] 看近代中國身體觀的變化.pdf

腦為一身之主 從[艾羅補腦汁] 看近代中國身體觀的變化.pdf
内容要点:
腦為一身之主 從[艾羅補腦汁] 看近代中國身體觀的變化, -1- 中央研究院近代史研究所集刊 第74期(民國100年12月),1-40 ©中央研究院近代史研究所 腦為一身之主: 從「艾羅補腦汁」看近代中國身體觀的變化?張 寧**摘 要 「身體觀」是個模糊的用詞,所涵蓋的範圍之廣,可以從身體所代表的象徵意義,到人體功能的實際運作。本文所指的身體觀偏向後者,指的是一般大眾對自己身體的看法,特別是體內器官的職掌與統御關係。近代中國身體觀的變化當中,最引人注意的首推由「心」到「腦」的轉折,傳統中國向來以心為全身的主宰,腦則較不重要,甚至不在五臟六腑之列。但進入十九世紀中葉,隨著西方醫學知識的傳入,心的主宰地位開始出現動搖,原先在中國身體觀中無足輕重的「腦」,逐步被提到「一身之主」的地位。對於此一轉折,近年來學界已開始有所討論,不過主要集中於醫學知識的傳承,對於此轉變在消費文化及日常生活等方面的意義尚有待分析,本文即計劃從商業史的角度,藉清末大量出現的補腦藥為案例,加入此一討論。本文主張,西方醫學知識的傳入,固然對知識界造成衝擊,但新身體觀的深入與普及,實有賴於中外藥商的積極參與及推動。 關鍵詞:腦為一身之主、艾羅補腦汁、身體觀、《全體新論》、 消費文化 ?本文為國科會專題研究計畫「從西藥到新藥:民國時期上海的藥房與藥廠 (II)華商藥房」 (NSC 95-2411-H-001-052)之研究成果。該文初稿宣讀於日本大學文理學部人文科學研究所主辦之「近代東亞制度化的諸面」國際討論會 (2008/7/18), 席間蒙梁其姿、黃克武等大家指正。修改過程中,同儕雷祥麟、張哲嘉、汪涓或慨然提供資料,或不吝提出建議。審查時,復得兩位匿名審查人提供許多寶貴意見,特在此一併致謝。 收稿日期: 2010 年 12 月 27 日,通過刊登日期: 2011 年 5 月 5 日。 **中央研究院近代史研究所副研究員 近代史研究所集刊 第七十四期 -2- 一、前 言 「身體觀」是個模糊的用詞,所涵蓋的範圍之廣,可以從身體所代表的象徵意義,到人體功能的實際運作。本文所指的身體觀偏向後者,指的是一般大眾對自己身體的看法,特別是體內器官的職掌與統御關係。近代中國身體觀的變化當中,最引人注意的首推全身主宰從心到腦的轉變,近年來學界對於此現象已開始有所討論,不過主要集中於醫學知識的傳承,對於此轉變在消費文化及日常生活等方面的意義尚有待分析,本文即計劃從商業史的角度,藉清末大量出現的補腦藥為案例,加入此一討論。 Hugh Shapiro 與雷祥麟在研究近世中國時,均留心到一個由「心」到「腦」的轉折。1大體而言,傳統中國向來以心為全身的主宰,心在象徵意義上代表思想之源,在實質運作上專職思慮,是神智清明的關鍵;腦則較不重要,甚至不在五臟六腑之列。但進入十九世紀下半葉,隨著西方醫學知識的傳入,心的主宰地位開始出現動搖。 1851 年,醫療傳教士合信 (Benjamin Hobson, 1816-1873)與華人陳脩堂合作撰寫《全體新論》一書,挾西方解剖學的優勢詳論身體各部器官,多處與中國固有看法大相逕庭。其中,最令中國知識界吃驚的地方,在於該書把原先在中國身體觀中無足輕重的「腦」 ,提到「一身之主」的地位,說其藉「腦氣筋」(後譯為神經)控制全身的知覺與動作;「心」的功能則被簡化為製造血液以運養身體的單位。 Shapiro 與雷祥麟雖成功地看到「腦為一身之主」的說法對中國知識界(特別是醫界)的衝擊,但對這些概念如何由知識分子普及至一般大眾則未多作著墨。本文因此計劃在此基礎上,繼續探究庶民百姓如何在這些新觀念的影響下,重塑自己對身體的看法。 要如何才能觀察一般大眾的新身體觀?誰又是居間傳遞的媒介?報紙上1Hugh Shapiro, “Interpreting the Idea of Nerves in Nineteenth-

发表评论

暂无评论,赶快抢占沙发吧。

yi****4

咨询 关注

扫描手机访问

反馈 足迹 顶部